首頁 | 組織機構 | 通知公告 | 科技新聞 | LOL電競競猜app公開 | 科技服務 | 創新資源 | 機關黨建 | 公眾參與
當前位置: 首頁>>網站地圖>>媒體聚焦>>正文
智能音箱能在生活中火起來嗎?
2020-07-06 15:57   辦公室

柏林國際電子消費品展覽會(IFA)一向是全球時髦電子產品“紮堆”亮相的大舞台,在9月1日開幕的本屆IFA上,智能音箱成為亮眼的主角,包括鬆下、索尼和被三星收購的哈曼等諸多廠商都發布了自己的新品。

智能音箱風生水起,亞馬遜的“爆款”產品Echo功不可沒。上市兩年,Echo的銷售量超過1000萬台,意味著每8個美國家庭就擁有一台Echo,投資機構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師甚至將它稱為繼iPad之後“最成功的消費電子產品”。隨後,穀歌、蘋果、臉書等著名企業的智能音箱產品紛紛亮相,有機構甚至預測,智能音箱在2020年將覆蓋75%的美國家庭,達到9420萬台。

在國內,科技巨頭和人工智能創業公司同樣開始著手在這一市場布局。阿裏巴巴發布了“天貓精靈”,科大訊飛和京東合資成立靈隆科技,並發布了“叮咚音箱”,聯想推出了“聯想智能音箱”,小米推出了“小米AI音箱”,有穀歌投資背景的創業公司出門問問也發布了“問問音箱”……“中國市場能夠複製亞馬遜Echo的成功,智能音箱在中國肯定能達到千萬級的出貨量。”靈隆科技CEO魏強頗為樂觀。

智能音箱似乎已經成為炙手可熱的新風口,但加入了人工智能後,究竟可以做什麼?回顧智能硬件成長史,從智能手環到智能路由器,種種嚐試打造智能硬件入口的舉動不是“雷聲大雨點小”就是中途“折戟沉沙”,智能音箱的命運會有所不同嗎?

“夠聰明”才會“好用”

與普通的藍牙音箱相比,智能音箱到底有什麼特別?記者實際體驗後認為,如果說藍牙音箱像個工具,智能音箱則更像個助手,聽音樂、查天氣、定鬧鍾、控製智能家居設備……這些功能已經成為智能音箱的“標配”,而且它們都是通過語音交互來完成的。

如果你曾經使用過蘋果的語音助手“Siri”,一定對“我也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呢”的回答耳熟能詳。但對於隻能用語音來控製的智能音箱,消費者顯然對這樣的回答並不滿意。因此,智能音箱是不是好用,完全看它是否夠“聰明”。比如說,當你要它“播放一首不同的歌曲”,它一定不會給你播放一首名叫《不同》的歌。

從實際體驗看,因為有人工智能的算法支持,智能音箱對語言的理解讓人驚訝,無論是問“今天熱嗎?”“今天會下雨嗎?”還是“今天氣溫是多少攝氏度”,市場上的主流智能音箱均能理解這是在詢問天氣,並可根據不同的問法來優化答案。阿裏人工智能實驗室負責人陳麗娟表示,中文語音交互難點在於中文的語義理解,人工智能的算法支持讓中文語義理解引擎能夠對常用的定時、提醒、天氣、購物等語言內容優化。“天貓精靈僅在天氣預報上就能夠理解786種中文問法。此外,對北方語言的兒化音,小朋友的疊字,包括吞字、缺字、口頭禪,這些都可以通過深度機器學習來優化。”

“夠聰明”的智能音箱還具有一些意料之外的功能。比如,天貓精靈可以直接與用戶的支付寶賬戶打通,利用聲紋識別為手機充值,並可以通過撥打電話幫助尋找用戶的手機,問問音箱則在多輪交互上表現良好,比如同樣是問天氣,就可以直接問“北京天氣如何?”“那石家莊呢?”“那後天呢?”它都知道你在詢問天氣。

此外,考慮到用語音控製且門檻低的特性,智能音箱還把不識字不會操作智能手機的兒童也視為其目標用戶。講故事、唱兒歌、說笑話……大部分智能音箱具備了種種與兒童互動的功能。小米AI音箱甚至專門設計了一個“聽聽它們怎麼叫”的功能,當你詢問“大象怎麼叫”,它就會播放出大象的叫聲。

語音交互“演兵場”

智能音箱能夠實現的功能頗為豐富,但做一款暢銷的產品,並非巨頭們集體入局這個市場的最主要原因。“互聯網或語音技術公司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的算盤是用智能音箱來推廣自己的語音交互技術。”人工智能服務商思必馳首席市場官龍夢竹說。

的確,如果說智能手機的觸摸屏改變了人與智能設備的交互方式,那麼語音交互則被認為是下一代人機交互方式,智能音箱就是語音交互的第一個入口級產品。出門問問創始人李誌飛表示:“人工智能和語音交互是靈魂,但需要為靈魂找個載體,盡管這個載體不見得就是音箱,但智能音箱相較之下最容易推廣。”

智能音箱其實是科技巨頭們語音交互技術的“演兵場”,如果有一天人們拋棄了手機換了新的智能設備,語音交互技術將更有用武之地。也正因如此,包括科大訊飛、圖靈機器人、思必馳等語音識別領域的人工智能技術頭部企業也紛紛參與到這股熱潮中,比如聯想智能音箱的語音技術來自圖靈機器人,天貓精靈的語音技術來自思必馳。

不過,想要演練技術,也要消費者“買賬”。借鑒亞馬遜Echo一代售價179.99美元,二代售價49.99美元的降價經驗,國內智能音箱定價都不高,叮咚TOP售價399元,天貓精靈X1售價499元,小米AI音箱售價299元,價格最高的問問音箱Tichome售價649元,小米公司聯合創始人王川表示,這樣的定價策略,就是要降低用戶的試錯成本。“因為這是新品類,普通用戶並不知道它到底能幹什麼,或者到底能不能像演示的一樣好用。定價太高,消費者就難以下決心嚐試。”

對於消費者來講,價格之外還要考慮是否有用。這體現在兩個方麵:內容和生態。這也正是巨頭們的優勢,拿音樂版權來說,天貓精靈依靠的是同屬於阿裏巴巴旗下的蝦米音樂,但對於創業公司來說,通常隻能選擇百度音樂作為音樂來源。在生態打通方麵,就像Echo牽手微軟以將Office係列納入其語音交互支持的範圍一樣,旗下擁有自己智能硬件生態鏈的小米,智能音箱顯然更容易連接種種“兄弟硬件”,天貓精靈與淘寶電商平台打通,能準確回答類似“我的快遞到哪兒啦”這樣的問題。

簡單複製不容易

複製Echo的成功並不容易。海知智能CEO謝殿俠坦言,中美兩國的生活場景差異很大。“在美國,Echo的使用場景多是在廚房,美國家庭主婦本來就有做飯時聽音樂或聽新聞的習慣,當然也是因為美國的烹飪方式和中國的煎炒烹炸相比更安靜,適合收聽,因此音箱在美國一直屬於大的消費品類。”中美兩國用戶對智能音箱的了解也不同,出門問問曾在中美兩國做過用戶調研,美國80%的受訪者知道智能音箱,但國內受訪者對此的知曉率隻有15%到20%。

李誌飛還坦言,當今的智能音箱市場還要謹防急功近利。“支撐智能音箱的人工智能演進需要時間,但在中國市場做什麼事都特別快,這種快和慢形成了矛盾。”有業內人士也透露,有些小的智能音箱廠商就是買一個語音識別服務授權,然後攢出一款音箱,“用戶體驗極差,用戶嚐鮮後發現不好用,這也極大地傷害了市場”。

此外,智能家居所麵臨的標準不統一問題依然沒有解決。美國的智能家居行業有統一的標準協議,Echo可以直接接入各種智能家居設備,但國內基本還是由一個個巨頭牽頭的孤島,自己打天下。魏強表示:“巨頭們雖然都聲稱開放,但彼此不打通,過去兩年這種割裂是智能家居行業停滯不前的重要原因,智能音箱的發展也受其影響。”

由此可見,廠商們夢想很豐滿,但智能音箱能否打破“大玩具”命運,新鮮勁兒過了就會落灰,眼下看來還是未知數。

關閉窗口
分享